2011-01-01

有力量,有智慧的Kodan



沒有種族能編織命脈。
我們都是自己進行,播撒進泥土的種子,自然平衡的繼承者。
—— Many Stars ,Kodan之音


Kodan是來自 遙遠北方的,智慧的,十英尺高的,兩腳行走的,北極熊一樣的生物
從文化上說,他們強烈信仰著周圍世界平衡的重要性,但這不意味著他們是和平主義者。
有鑑於在自然界中,他們將捕獵和殺戮視為正常生命的一部分。
更重要的是,個人的行動是自然的平衡。
kodan原先居住於席娃山脈的最北面,他們的部落棲居於被稱為Sanctuaries(聖殿)冰山城堡;
每個部落都在這些冰山上將他們的城市搭建成避難所。
信仰
————————————————
很久以前,Koda,遠古先人,大地創造者,天空看守著,構建了世界。
剛開始的時候,世界之靈是野蠻和未被馴化的。 這時,許多靈都有他們的物理形態:
石頭之靈,水之靈,風之靈,土壤之靈,植物、鳥類和爬行動物之靈。
所有有形態的東西都有靈……許多沒有形態的靈也一樣。

但有一天,熊站了起來,看了看他的周圍,發現世界之靈不安和混亂。
他不能理解創造和毀滅的無盡循環。 熊是第一個會說話的生物,
他問Koda的第一句話是:“ 為什麼會是這樣
Koda很高興,便對熊提出要求:“如果你能看,能學,就看,就學,你會保護和指引世界之靈。”
此後那些崇拜Koda的熊接受了這個要求,成為了kodan。
而那些沒有準備或不願意改變的仍然是熊。

kodan尊崇Koda為世界的創建者。他們相信所有生物命中註定要反覆輪迴,
但每次出生都會是相同種族的成員—— 一種用化身來維持精神的純潔。
人類輪迴之後還是人類,夏爾輪迴之後還是夏爾,kodan輪迴之後還是kodan。
只有當你真正被啟發了,你才能“進化”,蛻變成下一個種族的成員以達到平衡。
當然,kodan認為他們是世界上精神狀態最文明的種族,所以是食物鏈的最頂層,
他們有義務注視這個世界,判決其他種族,維持平衡—— 如果有必要的話不惜動用武力。

他們相信kodan是唯一懂得這個“平衡”(一個kodan闡述他們行動的常用詞),
這也是他們需要維持的神聖目標,甚至這意味著戰鬥和殺戮。

儘管但一個種族的成員不會通過他們的大體舉止來粗略地判決,
kodan接近其他種族是通過某種程度的預感。
他們已經開始判決南方陸地的人們,他們相信Koda希望他們這樣做。
有一場在kodan薩滿中的辯論,是關於矮人的命運。
矮人是否莫名其妙地“跳過”,並直接受啟發(進化了),或者他們掉落谷底,毀了他們自己?
不管哪種方式,矮人都已經在這個世界裡消失了。

  
遺失的部落
————————————————
隨著四季的變遷,kodan逐漸在整個大陸中蔓延和繁衍。 他們的旅程只是在海中。
無論他們到了什麼地方,他們都帶來了靈的平衡。
他們觀察著,他們學習著,他們捕獵著,所以他們侍奉著Koda的意願。

現在所有的事物都在生長,所有的事物都在死亡;即便是冰川也要變化。
將會有一場日復一日年復一年不停止的暴風雪。
偉大的預言家, 說,是時候等待,觀察,和學習。
有了他們厚厚的白色毛皮,kodan是安全的。
但是等待不是那麼地容易,仍然需要在暴風雪中狩獵。
在大會堂中,肚子飢餓的轟隆聲像熊的咆哮一樣。
這裡只有 而沒有 ,kodan的一個獵人拒絕呆在這裡。
他說不管有沒有皮毛,不管有沒有暴風雪,一個獵人必須進行狩獵。
他帶領著一群同族進入了暴風雪,去遙遠的南方尋找狩獵之地,那裡的雪下得小。
但他們再也看不到了。

kodan從不聲明他們與諾恩這個種族有任何聯繫或者關係,
但一些 選擇將遠古時期kodan遺失的部落作為諾恩祖先的解釋。
如果這是真的,他們就會爭辯諾恩是失敗的kodan,
他們遺忘了他們的作為判決和平衡保護者的位置,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真正的“熊”之形態被脆弱的沒有皮毛的形態取代。
由於受到他們薩滿的壓力,kodan通常以精神失敗者來看待諾恩,
也許諾恩是一個倒退回生命循壞,走向原始和毀滅的種族—— 就像之前的矮人一樣。
如果這是真的,那麼諾恩目前就處於滅絕的邊緣。


聖殿
————————————————
當暴風雪終於過去了,kodan看到了來自Koda的禮物。
海平面已結成冰,形成了一個浮動的冰島。
kodan爬上了這些島嶼,並生活在冰島和海中。
在這裡他們他們觀察著,他們學習著,他們捕獵著。

kodan搭建和維持著一個被稱為聖殿(Sanctuaries)的冰之城。
這些聖殿在永不休止的海洋上飄向北方,遠離了諾恩走過的大地。
這些聖殿不僅是精神的港灣,也是避難所,在聖殿的冰之心中, 生活在Koda的聖地。
為了教授啟蒙,維持與世界的固定距離,沉思Koda的真意,每個聖殿的 將他們隔絕於世界。
只有每個聖殿的戰爭領袖,kodan之爪,才有權力接觸他們,並尋求指引。
這種指引和精神的智慧從此給部落的每個kodan都帶來好處。

然而隨著遠古巨龍Jormag的覺醒,kodan的冰船遭到驅趕。
一些逃到了北方;另一些卻因為巨龍的憤怒而沉沒了,粉碎了,摧毀了。
少數kodan逃到了南方,被毀滅和漲潮而與他們的同伴隔絕。
遙遠北方的領土隨著Jormag的甦醒而破裂,打碎,
從而允許北方的冰封海洋湧進來形成新的內海,讓kodan在這上面飄蕩。


社會和等級制度
————————————————
kodan以一個在他們聖殿的封閉社區而存在,一起行動和和平共處。
他們有爭論,有不一致,但他們把自己當作絕大多數的人際衝突“之上"。
平衡比個人需求更重要;神聖的Koda的意願,被 所翻譯,取代了任何kodan個體的意願。

每個聖殿都被倆個重要的個體所領導:
關注聖殿之“靈”,給予他們指引,冥想著koda的意願,感受著聖殿以及周圍世界的平衡。
保護和守衛著聖殿,領導著獵人們,或者有需要的話領導戰士們。
以肉體的出席和可見的領導而運作,但事實上它只是夥伴的角色;
指引著群眾勇敢,而 仍然在聖殿深處安全的區域。
倆者都是統治的需要,在這兩者之間,聖殿以一個非常有組織和社會化的形態運作。
每個成員都為維持和平和作貢獻,鼓勵分享資源,為聖殿的其他人提供幫助。

本質上是kodan社會的搭檔領導者。 沒有一方有足夠的權力推翻另一方的決定,
倆者都明顯地劃分勢力範圍—— 是靈魂上的; 是肉體上的。
如果可能的話他們被同時選中,一起侍奉幾個世紀,帶領指引著他們的聖殿和聖殿中的kodan。
如果一個 死亡,按照傳統 也該退休;反過來,如果 瘋掉了或回歸了Koda的懷抱,
那麼 也要辭職,將位置留給其他成員。


爪(the Claw)
————————————————
引用:
讓我來吧,為和平而獻出生命的偉大的Koda。
讓我來為平衡而死。
讓我來回歸我所戰鬥和犧牲的自然。
這就是一個戰士的旅程。這就是 的路程。
 ——Cliffwalker,Gentle Tide聖殿之爪


是kodan族群中面向外面的領導者。 以他們的魅力,力量和公共領導潛能而被選中。
的職責就是日復一日地維持聖殿的平衡。
他們公開地在聖殿行走,維持著一小部分護衛保衛著聖殿和乾涉(罕見的)民眾間的爭論。
本質上是聖殿的“統治者”,對於那些根本不懂kodan文化的人來說。

然而,維持聖殿的和平只是kodan的其中一個職責。
第二個職責更重要:作為 和聖殿群眾的媒介。
的打算讓自己躲避外來的世界,而 的職責就是連接 和聖殿;
或者說是在群眾和他們的神的意願之間的通道。

kodan相信 的命運是聯繫在一起的,象徵和神秘纏繞在聖殿的彼此之間。
任何一方的失敗會污染的另一方,必須要倆者同時淨化。
因此, 把他的職責看的很重,意識到如果他失敗了,他不僅給他自己和他的群眾帶來傷害,
也對 、以及聖殿的每個靈、每個魂帶來了傷害。

 

音(the Voice)
————————————————
引用:
讓我來吧,為知識而獻出生命的偉大的Koda。
讓我來死,這樣真理就可以存活。
讓我來回歸我從你眼中帶給人們智慧的自然。
這就是一名薩滿的旅程,這就是 的路程。
 ——Bitter Tears of Plenty,Gentle Tide聖殿之音


是一個靈魂使者,以他們的先天與Koda的深刻聯繫和他們對Koda的理解而被選中。
作為一個高階祭司和記錄看守著, 維持著所有發生在kodan聖殿的重大事情的記憶,
並在他將死的時候將歷史傳遞給繼承人。 因為 也由一小部分薩滿供奉,即使他過早地死亡,
絕大多數知識也不會丟失。 然而,一旦 離開了他的祭祀所,這只是發生了非常罕見的事情,
的離職或者 的死亡—— 幸運的是,已經為他們的群眾服侍了幾百年了。

的職責是尋找解釋Koda的意願,將精神的指引帶給聖殿的kodan。
在這方面, 是無所不知的和受祝福的,擁有者超自然現象的知識和權威,
避免發生任何錯誤和罪孽。 他們可以在任何情況下指定法律,宣布審判,闡述Koda之願。

不幸的是, 在他的職責中必須經歷儀式,
事實上由於他們的理智總是與迷霧世界(the Mists)敞開, 往往不是很可靠。
儘管Koda的意願使得 仍然在地面上,能夠執行他的職責;
的神秘合乎邏輯的解釋為聖殿提供組織和法律。

罕見但不是聞所未聞的是, 可能會完全被他精神上的幻覺所支配——
一種被稱為“Koda的憤怒”的疾病。
這被kodan稱為“審訊時間”,他們相信這意味Koda私自地測量他們的靈性和他們聖殿的力量。
通常, 會在審訊時間發生幾年後就死了,他們的身體將和腦袋、精神分離。
在那時,他們相信聖殿需要淨化所有罪惡,需要被審判,以及被Koda本身所維持。
 
激戰2 wiki

沒有留言: